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那年春天,雪格外的多,格外勤,很反常的脾氣,每一次飄雪,都在我的心中灑淚,我都會遙望故鄉,想起病中的爺爺。 爺爺的身子骨一直硬朗,就是年近九十時,他也不用家人攙扶,自己能料理自己的起居飲食。他時常一個人拄著枴杖,去院子外,坐在門外的歷經歲月滄桑的青石石台上,靜靜地凝望腳下那片菜園,那片菜園現在是父親和母親在侍候著,爺爺深邃的眼神滿含著歲月荏苒的矚望;或者眺望東面的遠山旁的鄉村公路,他一定希望我們的身影能出現在遠方的地平線上,在太陽底下的爺爺很慈祥,他微笑著和每一個來往的鄉親打著招呼,因為歲月的沉積,他的耳朵有點背,聽不清人家說的話,便側著身子,不住地點頭,爺爺一輩子沒有和鄉親紅過臉,他的人緣很好。 每一次我回家,爺爺總指著院中小小的菜園,叮囑我,擔擔水,豆角茄子該澆了。我看到綠秧底下濕漉漉的,一問爺爺,爺爺說,擔不動水了,是從水缸裡舀來的,爺爺對土地感情很深,雖然我們不常回鄉,可是他總忘不掉讓我們記住,對土地的感情就是對家鄉的感情。 那年暑假,我領著孩子回鄉,走在街上,卻見不到家門口青石板上的爺爺,我問在外面曬太陽的叔叔嬸嬸,爺爺去了哪裡?在家嗎?嬸子說:“你爺爺一早就去南山河邊刨地去了,我趕到南山,老遠就看見爺爺彎著腰,在那裡一鎬接一鎬地刨地,走進爺爺,他的臉上全是汗水,我搶過爺爺手中的鎬,讓爺爺歇一會,爺爺很滿意的指了指那片地,說:“地荒著太可惜了,我不是當年了,只能一天幹點,一天弄點,到時候種上谷子,打點小米給你們拿上不挺好嗎!”望著蒼老的爺爺,我的淚在眼眶中打顫,一滴滴地滑落,我扭轉身,不讓他看見,一鎬接一鎬地朝黃土地刨下去。 去年冬天,爺爺過生日之前,天一直不好,時常陰沉沉地皺著眉,我給母親打電話,問爺爺最近身體什麼樣?母親說,身體還行,就是有時候胃不好,吃飯不合適就壞肚子,歲數大了,不用擔心!我滿腦子都是爺爺的身影,我想給爺爺說幾句話,可是我知道,爺爺耳背,電話聲再大,他也聽不見啊!我知道母親能料理好爺爺的起居,雖然爺爺很要強,不用別人管,可是還是不停地說,給爺爺多吃些軟東西,有雞蛋,可以蒸些雞蛋糕……末了我對母親說,你告訴我爺爺,過生日的時候我們回家看他! 放下電話後我的腦子裡又浮現爺爺在在院子外青石板上向遠處凝望的身影,那一晚上,坐在電腦前看那些和爺爺在一起的照片,我的淚擦了一遍又一遍。 早晨,拉開窗簾,雪花飛舞,簌簌地,沒有一絲要停的架勢,我撥通妹妹的電話,問她,是今天回去還是明天。妹妹也擔憂地說,雪要是能小些,就準備打車回去。可是雪花一點也不顧及我們的心思,毫無顧忌地傷害著我的心理,記得以前,我是多麼地喜歡飄雪,純潔的心靈在雪中放飛,走在外面,道路,屋頂,田野,雪厚厚地如一件素雅的棉被,一片潔白的世界,可是今天我卻沒有心思欣賞,我的心莫名地疼痛,我隱隱地擔心起來。 坐通勤車上班,車子小心翼翼地喘著粗氣,緩緩地在冰面上爬行,如步履蹣跚的老人,有幾處路面光滑的如玻璃面。我撥通家裡的電話,告訴母親,下午我們打車回家,母親有些擔憂,家裡的雪更大,差不多有多半尺厚呢!打車是否能通行!可是我們幾個都明白,自從爺爺過生日以來,已經有二十多年了,我們哪一次不都是回家陪爺爺嗎?風雪無阻,每一次爺爺都會幸福地坐在家中的火炕上,接受晚輩的祝福,他的臉上寫滿了福氣與自豪,夜晚,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切生日蛋糕,爺爺向我們描述衣不遮體,片瓦不存的苦難歲月的歷歷往事,爺爺本身就是一部歷經滄桑的大書呀!這部大書是我們晚輩一輩子的精神財富,我們依偎在爺爺身邊,陪著爺爺,聽他講那過去的事,也許會讀懂這本書的深刻內涵,更懂得今天的幸福來之不易。 中午時,撥通了弟弟妹妹的電話,他們也給家中母親打了電話,告訴她我們幾個一起回去,畢竟爺爺已經九十歲了,多陪陪他,他會高興的。我們兄妹幾個從小就是在爺爺身邊長大的,我至今還難忘記夜晚的燈光下,我們幾個坐在炕桌邊,寫作業,爺爺哼唱著讀書的情景,他時常告誡我們要好好讀書,不要這山望著那山高,要為人忠厚,待人誠懇。後來我和弟弟去外地上學,每逢寒假回到家裡,他就叮囑我們說,沒啥事,去叔叔大爺,鄰居親戚家多串串門,不要以為自己有多能耐! 每一年大年初一,他都會提醒我們說,去全村各家轉一轉,拜拜年,不要忘了老莊親的情分。那些年,一到初一,我和弟弟就挨家挨戶的給叔叔大爺拜年,那份濃濃的鄉情深深地浸在腦海中。 …… 快進中午,父親打來電話,他語氣堅定而充滿遺憾地說,不要回家了,道上沒法走,家裡的雪該有一尺厚了,班車也沒通,你們打車我們不放心,路太滑了,就不要回家了。我說,每一年我們都會回家給爺爺過生日,今年不回去,爺爺會難過的,父親說,我跟你爺爺說,還有下一次呢! 我們拗不過父親,也是因為懼怕雪的肆意而為,總之,就是在這個飄雪的時節,沒能坐在火炕上陪爺爺,沒能舉起酒杯,向他老人家敬酒,沒能感受親朋好友的祝福和幸福氣氛,沒能……,這成了我們終身的遺憾! 冬雪不久便到了新年,我們大包小包的買好了送給爺爺的東西回家,這一次是我們兄妹多年後的一次整體回鄉,以前不是弟弟在海南就是妹妹婆家離不開人,或許這正是為了彌補爺爺生日沒有回去的缺憾吧!爺爺第一次見到了他的另一個重孫子---我的侄子,孩子很高興,在炕上與他老太爺捉迷藏,撲到爺爺的懷裡揪鬍子,爺爺將他抱在懷裡,滿臉慈祥地望著小侄藍汪汪的水晶寶石般的眼睛,說,小王八羔子!真淘氣,我舉起相機,這一幕成為永恆的影像。 席間,我們提議,來一張全家福吧!於是那一瞬間我們舉起祝福的酒杯,後來,當我每每見到這張照片,我的眼淚都會抑制不住的淌下來,爺爺慈祥的面容,堅強的性格……一幕幕情景在淚花中模模糊糊而又清清楚楚地浮現。 誰成想,過年不久,在一個小雪飄飛的早晨,爺爺卻突然病倒了,我們急著找醫生,買藥輸液,守護他,爺爺堅毅地說,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過了幾天,見他病情有了好轉,能自己下炕了,我們很高興,因為各自工作的原因,我們要回城裡,我們這一次沒有像以往那樣,一大早就驚醒他,而爺爺每一次都依依不捨的拉著我們的手,眼角滑落滴滴的淚花。我悄悄地經過外屋,走進西屋裡向睡夢中的爺爺告別。 回到城裡,我每一天都要打電話,問母親關於爺爺的病情,母親的話語時常弄得我淚流滿面。爺爺的病情時好時壞,我最怕的就是落雪,而這一個春天卻是格外的勤,幾乎三兩天就飛揚起雪花,佇立窗前,外面的天空陰沉冷漠,我的心早已經飛回了故鄉,飛回了家中溫暖的火炕,我小時候跟爺爺在一個屋裡住,每一夕陽染滿黃昏的眼睛,爺爺總要去南河沿背棒子秸,我踩著吱吱響的積雪跑到大門口迎接,爺爺雖然年已花甲,可是大氣也不會喘一聲,夜晚,坐在滾熱的火炕上,爺爺腳蹬油鋼絲,腰繫帆布腰帶,雙腿用力的撐起,在咯吱咯吱聲中刨笤帚,一冬爺爺會刨出幾百把來,賣笤帚的錢一點點攢著,攢一冬,開春,爺爺交給母親:抓回一頭豬仔,過年就能殺豬了,那時,農村養豬的不掙錢,許多人家都不養了,可是爺爺有自己的理由:等到孩子們回來過年,自己養的豬,吃啥都有,還有滋味,才像個過年的樣子。 如今,爺爺病倒了,我仰望著外面的飛雪,淚水浸泡在心裡。 一個月後,又是一個飄雪的上午,細細地如米粒灑落,父親打來電話:聲音哽咽,我在電話這邊能看得見他渾身的顫抖,爺爺走了,走的很快,撂下電話,我任淚如雨飛。 …… 爺爺燒五七那天,天氣又一次陰沉下來,春寒料峭,一場雪撲天而降,眼前已是白茫茫如粉妝玉砌的世界,當我和弟弟坐上車子朝家中疾馳時,我被路邊的景象驚呆了,這是我從來就沒有見過的奇異而美麗裝扮,大雪覆蓋了原野,樹枝上冰清玉潔,綴滿了素雅純潔的白花,一簌簌地漫天席捲,如一個個花籃,這是老天爺送給爺爺最美麗的祭奠。我寧可這樣的認為,雖然我不迷信。 爺爺一聲剛直倔強,樸質勤勞,堅強無私。他一輩子最喜歡土地。酷暑嚴寒都不能阻擋他勤勞的腳步,春天播種,爺爺扶犁,家中那匹烈馬駒拉開架勢一個勁的猛拉,爺爺不會停下歇半步,他強健的身體能扛得起萬鈞重擔,爺爺時常在扛起犁杖回家的途中向我們晚輩講述苦難的歲月,我記住了爺爺許多的故事,比如,爺爺年輕時失去父親母親,一個人獨立撐起家庭的重任,硬是不肯隨他人下關東,也要挺起脊樑,咬牙挨過艱難的歲月,一大家子需要飯吃,他一年四季忙忙碌碌,雖然自己的結髮妻子早早過世,第二位妻子也很快病故,但是為了這個家,他那時候就沒有在娶過女人,那時他只有二十八歲,正是青春年華的時候,他拉扯我的父親,兩個弟弟,幫助他們築起了屋子,娶了妻子,供我的父親上學,雖然父親只有初中畢業,可是在那個年代已經很了不起!後來,父親成了一名教師。爺爺說這些話時,語氣中有著傷感但更多的是透著自豪,我後來明白了爺爺一次次地向我們訴說過去歲月的深刻用意,對今天的生活有了許多新的認知。 爺爺非常喜歡孩子,我至今都難忘在一個飛雪的夜晚,爺爺從百里外的工地回家,看望他的大孫子,爺爺邁進門裡,滿身銀霜,可是那只褡褳中裝著的白面卻是一點也沒有沾濕,那是爺爺總牙縫中節省出來的,第二天,他樂呵呵地望著我和弟弟大口嚼著的香甜的蔥花餅,還一個勁的問爺爺:為何你不吃呢?爺爺拍拍我的肩膀,說:在工地上可是每一天都能吃上白饅頭!你們好好學習,走出山村,就能每一天都能吃上白饅頭了!我們用力的點一點頭。 現在想一想真是不懂事呀! 他從不嬌慣我們,我很早就能下田勞動,這都是爺爺用心鍛煉的結果。一到週六日,我經常隨爺爺去地裡幹活,春天點種,拉波索,打滾子,小苗出來後去田里薅苗,爺爺會蹲下身子,拾起谷子苗和蒿草教我辨認,他說,蒿草在能裝也是不勞而獲的鬼樣子,禁不起勤儉人的火眼金睛。我很小的時候就能分辨他們,上了初中,及時飄雪的日子,也能獨自一人挑著扁擔,晃晃當當地踩在井沿邊際的溜滑的冰冰上從深井中搖起轆轤擔水,柔弱的肩膀一點點的磨出堅強,家中那匹烈馬就怕爺爺,有時它的暴脾氣來了,從地裡撒歡,扯起韁繩拽掉蹶子,一路飛奔,一些年輕人也無可奈何的搖頭時,爺爺蹭蹭地撂到地頭,一個俯身拾起韁繩,雙手薅緊,身子朝後傾斜,那匹烈馬乖乖地垂下暴烈的頭,一下子沒了脾氣,蹼踏踏地在爺爺身後俯首就範了。我後來也學爺爺那樣,牽著它去地坡上放牧,至今回想起來真是難忘 …… 當我們到家時,雪驟然而止,天放晴了,在爺爺的墓地,我的淚水肆意而流。

| 3rd Apr 2013 | 一般
我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喜歡躲進世界的角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希望有一天你們會懂我的心; 遇到不喜歡的事物,我選擇了逃避;厭倦這個世界時,我選擇了封鎖自己;我喜歡讓人說我堅強,卻沒想到他們說我有點感傷; 那些醜陋的嘴臉讓我覺得社會的墮落,以及現代人類的冷漠;那麼人間的溫暖又在何方?一個人時,總有好多孤獨的悲傷,卻想不起眼淚的滋味,只覺得神經系統在跳動,而我變得愛胡思亂想。花兒累的時候可以凋謝,大地累的時候有小草擋著,而我累的時候只有自己撐著。 喜歡王菲的那首《容易受傷的女人》她那沒有太多感情的聲音·卻能把歌唱得這麼壓抑,這麼悲傷。我沒有太多的奢望,只希望有一份平靜,能夠除去我心中的浮躁,躲在自己的世界裡,靜靜地想,靜靜地望。 選擇空間網名《謝幕》時,只是想,像舞台上的話劇,只要謝了幕就等於一切已結束,寂寞可以流走,孤獨可以飄去,可是它依然出賣了我的心聲,也許我迷失的雙眼還未睜開。感覺像郭敬明寫的書一樣,心情永遠顯得陰霾,又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跟世界格格不入。 好多時候,不知道要寫什麼東西。想表達什麼含義,只是隨意的寫,高興時在寫,不高興時還在寫,文章寫得不一定好,而我付出的代價只是想得到朋友們的評價,呵呵!!!

| 14th Jul 2012 | 一般
秋天時,北方乾燥的涼空氣吹過來,趕走了潮濕的熱空氣。這時的空氣裡,水分少,雲就少,天就顯得非常睛朗。天氣不熱,人很少出汗,所以就覺得冰爽多了。

| 7th Jul 2012 | 一般
我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喜歡躲進世界的角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希望有一天你們會懂我的心; 遇到不喜歡的事物,我選擇了逃避;厭倦這個世界時,我選擇了封鎖自己;我喜歡讓人說我堅強,卻沒想到他們說我有點感傷; 那些醜陋的嘴臉讓我覺得社會的墮落,以及現代人類的冷漠;那麼人間的溫暖又在何方?一個人時,總有好多孤獨的悲傷,卻想不起眼淚的滋味,只覺得神經系統在跳動,而我變得愛胡思亂想。花兒累的時候可以凋謝,大地累的時候有小草擋著,而我累的時候只有自己撐著。 喜歡王菲的那首《容易受傷的女人》她那沒有太多感情的聲音·卻能把歌唱得這麼壓抑,這麼悲傷。我沒有太多的奢望,只希望有一份平靜,能夠除去我心中的浮躁,躲在自己的世界裡,靜靜地想,靜靜地望。 選擇空間網名《謝幕》時,只是想,像舞台上的話劇,只要謝了幕就等於一切已結束,寂寞可以流走,孤獨可以飄去,可是它依然出賣了我的心聲,也許我迷失的雙眼還未睜開。感覺像郭敬明寫的書一樣,心情永遠顯得陰霾,又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跟世界格格不入。 好多時候,不知道要寫什麼東西。想表達什麼含義,只是隨意的寫,高興時在寫,不高興時還在寫,文章寫得不一定好,而我付出的代價只是想得到朋友們的評價,呵呵!!!

| 16th Jun 2012 | 一般
這個炎熱的下午,我的心很沉很靜。想著過去發生的一切,很美很美。我一直把它小心的珍藏在心裡,從不曾離去。 這一刻,我終於可以自信的說一次:我問心無愧。抬起頭看見窗外的是刺眼的陽光,不喜歡折煞人的光。好懷念星空閃爍下的夜幕,風輕輕的吹,溫馨暖暖抱在心底。想想,我在這裡,在這個位置,我一直不曾改變,我笑著告訴自己:我很堅強我做到了。當所有人都在怪我造就壓力時,我只能說你們都不明白。因為我小小的心靈深處,一直有著一份信仰--我的快樂會回來的。我堅持著相信著守候著,固執的為這一切找尋答案。可答案時常擺在我面前,我牽強的收拾好心情繼續堅持著… 當所有的一切都向我靠近時,悲痛傷心無奈不理解…一點點消磨我的意志,淚水模糊雙眼,我在這頭,你在那頭,看不到的盡頭…當我快被憤怒傷痛打垮時,我突然靜了下來,清晰的認識到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無知堅持,那人那物已變了。 昨天已成為今天的過去,你們都在改變,明天是今天的夢想,你們都在尋求。想一想,是否是我的自私造就了這般場景,還是你的冷默淡化我的存在…以前當我時常怪罪自己時,我覺得很軟弱。現在我鼓起勇氣去追求時,還是無力挽回。你的固執與我逆向行駛,我找不到前進的方向了,有點想麻木自己的感覺,當拋出所有的狠心時,還是很痛很痛,我知道我也該前進了,明天--我在向你靠近,而我的信仰一直在這裡。 我守候的是那個人---那個願低下身子為我繫鞋帶的人,那個願冒著大雨背我的人,那個願緊緊牽著我手的人,那個看我不開心就哄我的人,那個看我不舒服就想方設法給我找稀飯排骨湯的人,那個怕我寂寞一直守候在身邊的人,那個怕我感冒用手給我當口罩的人,那個怕我吃苦擔負所有行李的人,那個別人都不支持我卻給我信心力量的人,那個一心為我著想鼓勵我學習的人,那個看見我哭就要心碎的人,那個和我在一起就快樂的人,那個說要給我一輩子幸福的人,那個敢毫不避諱的在所有人面前說要一輩子和我在一起的人…… 我在這兒等著你回來,看那桃花朵朵開… 改變的是生活,不變的是信念…

| 9th Jun 2012 | 一般
深秋時節,落葉遍地… 浮游在落葉的深海裡,偶爾探頭出來仰望天空,才發現已經忘記曾經的誓言~ 若不是風激起了千層浪,你又如何發現心中的那一片深藏的角落……有著你最初的夢想…… 曾幾何時,你卻忘了…… 肅秋的寒冷?,無人能懂。 又是一季感傷時…… 悲傷入侵,誓言下落不明…… 付出全都要不到回應,悔恨像是連綿不斷的丘陵,痛苦全方位的降臨…… 好痛,好痛…… 這是去年秋天有感而發…… 現在…… 有時候真的不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目標,其實,本來應該是有的…… 那天一個好友問我,你知道自己讀書是要幹什麼嗎?有目標嗎? 我知道他迷惘了,彷徨了…… 因為我同他一樣,就像飄在海裡的小舟,沒有帆,沒有槳,目的地更不知在何方…… 難道只是為了賺錢嗎?那未免顯得自己太渺小了。 為了充實自己?其實,我並不這麼想,大多人覺得這個回答是好的,你再換個思維,別人會說你是個異類…… 想了很久,我沒什麼追求…… 報答爸媽…… 我第一想到的答案就是它了…… 其實和父母的交流並不是很多,他們也很少找我說話,或許是因為不想打擾我把…… 但她們越是這樣,我就越想幹點什麼讓他們不得不找我,就算惹他們生氣…… 其實,我不是個乖孩子,或許從骨子裡就不是…… 還是糊塗一點好……有很多事就不用自己去看清楚…… 逃避,也不失為一個良方……

| 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不知道為什麼,卻還是喜歡你。你的髮絲,你的明眸,你的一切。 09年的十二月我們相遇,10年的三月我們才算是相識。那些日子有太多的美好。 你送我的包,珍藏著。你贈的手鏈,還靜靜的躺著。你是否知道我第一次牽起你的手的甜蜜?你是否懂的我第一次抱著你的溫暖?你是否明瞭我第一次吻上你嘴唇的不安。跟你的說的每一句我不敢說都記得。但跟你一起走過的歲月我卻銘記在心。此刻我有點迷茫,畢竟太多東西不在我的意料之中,你又可知我這顆惶恐的心。 經歷這樣多,我越來越不想長大。我寧可什麼都不知道。我要是還是能像童年那樣,輕而易舉的放下該多好啊!可是什麼都回不去了。 喜歡在慵懶的早晨看著熟睡的你,你的睡姿真的不夠優美,但是我還是喜歡傻傻的瞧著。喜歡靠近你聞著你的氣息,不是因為你有體香,只是你的氣息讓我覺得真實的存在。喜歡你捏著你的手,雖然挺傻,但是卻讓我感覺很溫馨。喜歡把你摟在懷裡,會有一種莫名的充實。 直到有一天我們不再年輕,卻仍忘不了此刻屬於我的青春,因為有你。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多麼美好的誓言。儘管現實的世界總是沒有那樣完美,但是我還是相信有一天我們能牽著彼此的手,一起寫屬於我們的故事。

| 28th Apr 2012 | 一般
這個清晨,是雨過後,還有那麼一絲絲涼意。初春的朝陽還沒升起,天邊還是一片淡黃色,光亮卻不刺眼。找一個安靜的高地,這景致,是很值得細細品味的。 我站在教學樓的陽台上。這兒不是頂層,但面對太陽升起的方向,可以看得見太陽越過雲層,跳出雲海的一舉一動。周圍是茂密的森林和高大的花樹。樹們的葉已經又黃轉綠,漸漸從淺綠過度到濃墨了。那些高大的花樹,是各種各樣的玉蘭。花開的正好。白色的純潔,紅色的熱情,一樹樹拚命綻放著春的激情。花冠上裝滿了一夜的露水,在柔和的熹微的晨光下,白的更加晶瑩,紅的更加鮮艷,看上去非常精神,惹人喜愛。 朝陽一步一步向上攀升。周圍的雲彩的顏色一點。又一團,再一片的跟著變換著顏色。那雲彩首先是有點淡青色的,像藍天的顏色,然後太陽的光稍微漏了點馬腳,雲彩的灰白色取代了淡青色,像魚肚皮那樣的灰白,但間或有些星星點點的黃斑。那黃斑從少變多,從暗到明,由弱轉強,不一會兒,整個雲彩就都變成了黃褐色,像是織女晾曬的布。布匹慢慢鋪開,漸漸長大,一會兒就鋪滿了半邊天。朝陽不安分,揮起手中的如椽大筆,濃墨重彩的開始染布織錦。既然是做女紅,那可得講究些,顏色怎麼搭配,圖案怎麼編排,得要恰到好處。太陽不慌不忙,動起了手來。在她周圍,她用自己火紅的顏色描繪了一個深紅如血,光芒四射的圓心;在圓心外圍,顏色用得淺些,是帶點黃色的橙紅的顏色。而外面的花邊,太陽別具匠心,一律的換成了淺褐色的藍底白邊的花紋了。 太陽在高空從容不迫的勾勒,我在天底下看得目不暇接。當太陽的第一抹輝光灑在人間的時候,林子裡開始熱鬧了起來。一隻花喜鵲唱著歌,揮舞著靈動的翅膀,一個箭步飛到一個大柏樹上,沐浴著晨風,招引著夥伴,準備開始一場音樂會;一群白鴿子呼嘯著掠過屋頂,樹林,直上青雲深處飛去,直到成為天空中的幾個黑點,那歡呼的吶喊聲仍然還在林子裡迴盪;一對恩愛的雲雀夫妻,比翼雙飛,在玉蘭園飛來穿去,快樂的尋覓著食物,唧唧喳喳的麻雀悄悄去打聽它們的竊竊私語,聽出了情意綿綿。 這是屬於生命屬於春天的早晨。這樣的早晨是安詳的和諧的早晨。 遠遠的那鴿群飛回來了。它們大聲的議論著看到的東西。他們說看到了處處都是春暖花開,處處都是花香鳥語,處處都是春和景明。在南中國北緯二十九點九度的春天裡,在長江畔的三楚大地,這春天的早晨,委實喜愛可人。它們講說得繪聲繪色,我也想去領略這分外妖嬈春天了。等待一個晴好的早晨,白鴿,借你有力的翅膀,我也去把這江城的春天好好解讀,掃瞄,儲存在想像空間,做一個美好的夢。 文章來源:紅豆無言的BLOG |造型師白白的BLOG | 陸寧的BLOG--寧靜致遠 |腎臟主任醫師程曉霞的部落格 | 阿俗——走走看看 |生活 淡然從容 | ABC果果的幸福時光 |張筱雨部落格 | 姝然的故事你不懂 |青年作家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那天,學校舉行了一場招聘會,經過激烈的競爭,我有幸被我夢寐以求的某汽車公司留了下來,作為實習生,實習期是兩個月;但不巧的是,實習生有兩個,到最後還是要淘汰一個,因為公司只缺一個銷售部門的人員。於是我就制定了自己在這段實習期間的計劃:團結友愛,尊重前輩,虛心學習,另外最重要的是刻苦勤奮。   於是,在後來實習的那段時間裡,早起第一個來單位報到的是我,晚上最後走的是我。幫同事們買飯的是我,打掃集體休息室的人還是我。雖然辛苦,但我心裡非常高興,因為我得到了同事們的認可和讚揚。部門經理也是非常勤奮的,他來得早,下得也晚,這樣我跟經理接觸的機會增多了,慢慢地經理對我也有了好印象。記得有一次下班很晚,為了打印一份報告,最後只剩下我和經理了,為了得到經理的欣賞,我堅持要比經理更晚回去,果然很有效果,經理走時說了聲:小詹,好樣的。同時問我:這兩天怎麼不見那位實習生呀?我還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呢?當時我心裡暗暗高興,我就應聲回答了:她早下班了,我特地將「早」字拉得很長,這樣我想我佔了相當的優勢,只要她的業績不好,留下來的非我莫屬,想到這,每天都哼著小調回家。   就這樣,熬到了實習期完畢的那天,想著自己即將成為這家公司的一名正式員工,我非常自信地走進了經理辦公室,但等待的結果是:「對不起!你已經被淘汰了。」   我不服氣:經理,裁掉的為什麼是我?而不是她?雖然我跟她的業績相當,但是我很刻苦呀?這你是知道的,能給我個裁掉的理由嗎?經理慢慢地說:小詹在實習的這段期間,你確實很勤奮,得到了同事和領導的認可,這我們大家心裡都很清楚,可你想過沒有,同樣的業績,她用了多少時間,你用了多少時間,她的效率很高,所以我和人事部的經理一致認為她比較適合這份工作,還有件事,可能你不知道,她用業餘時間自學了物流方面的知識,當場我愣了一下,再也無話可說,自愧不如,收拾完東西灰溜溜地走了。   經過這次求職的經歷,我明白了一個道理:現實生活中需要的和缺乏的是有效率的人才,而不僅僅是我們上學時所說的刻苦,記住,「刻苦」有時是一個陷阱。

| 16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宛如巨大的雄獅,擁有銳利的毒爪,背上的黑翼可以遮蔽蒼空,但它的頭部卻是一個美麗的女人!是的,人面獅身,它可謂沙漠旅人的恐懼,它張口一吐,嘴中將吹出瘟疫之風,令觸碰者身染重病,雙翼一揮,將產生沙漠風暴,然而最詭異的卻是它的雙眼,完全看不到任何的東西,但沒有人能夠抵抗得了它的凝視,因為它的眼中雖看不到東西,但它的凝視中包含了全宇宙之謎;當你被它凝視時,除非你能夠解答它全部的謎題否則無法動彈,雖然不如美杜莎的雙眼,但它的利爪攻擊超強,而且當你將陷入永恆的猜謎遊戲,直至它閉上雙眼(除非它願意,因為它真的喜歡讓人猜謎,而且它不睡覺的!)但如果你獲得它的力量,你的智慧將有所提升,因為它智慧超高。   在月圓之夜於一空地上,以沙畫一五芒星陣,每一點插上一個可以插三根點燃蠟燭的燭台,再準備好契約書、一面鏡子,一把銀劍,祭品一定要是活的禿鷹;在陣中央,以銀劍劃三六之印,然後砍斷禿鷹頭,將血淋於契約上頌念:   恐懼之父宇宙之秘   於月圓之夜飛馳於沙漠中的魔獸   汝之凝視是眾妙之門   吾將以此牲血粉碎光之封印   速至於此與我相會   如果成功,它將出現於你面前,但它會閉上雙眼,所以你可以看著它,它會向你提出一個謎語,每一次的謎語都不同,馬上回答它.如果答對,它便會銜起你的契約書消失,成為你的力量來源。   但是如果你回答錯誤,它將睜開雙眼準備凝視你,這時以鏡子擋住它雙眼,並反問它:「給你個謎語,告訴我,是先有天還是先有地?先有蛋還是先有雞?先有光還是先有暗?」大家都知道這是無法回答的題目所以!它無法回答,你便告訴它:「答案先有渾沌,而我內心深淵便是渾沌之地。」它一定會進入你的心中探索是否正確,但也因此,它必須成為你的力量一份子,所以你還是贏了!它的召喚咒是:   於月圓之夜飛馳於沙漠中的魔獸   汝之凝視是眾妙之門   速至於此與我相會   神秘的古埃及獅身人面像   除了金字塔之外,最能作為埃及象徵的就數守衛於三大金字塔之下的獅身人面像——斯芬克斯了。關於斯芬克斯的傳說早已是家喻戶曉,而有關獅身人面像的建造者究竟是誰然撲朔迷離。傳統觀點認為,獅身人面像是在4500年前由法老哈拉按自己的面貌所建,因為位於雕像兩爪之間的石碑上就刻著這法老的名號。然而,同樣根據石碑記載,大約在公元前1400左右,圖坦莫斯王子曾在夢中受到胡爾·烏莫·烏哈特神的托,將它的雕像從黃沙中刨了出來。照此看來,此座雕像應該是胡爾神的神像。而另外一些傳說中也提到,早在胡夫法老統治的時期,獅身人面像就已經存在了。   獅身人面像的歷史之謎   學者們從各個方面對獅身人面像展開了研究。一位美國地質學家發現,獅身人面像所受到的侵蝕表明,它的歷史比人們想像中的要長得多。法國學者更是指出,獅身人面像全身曾被大水淹沒,只有頭部露在外面。而根據氣象學家對撒哈拉地區氣候歷史的研究,這麼大的降水量只有1萬年前才有。還有些研究者則發現,獅身人面像的尾部和主體修建的年代並不一樣,可能哈夫拉法老只是對它進行了修整,而不是它的建造者。獅身人面像的真正建造時間大約在7000~9000 多年前。當然也有人認為侵蝕獅身人面像的水分是由尼羅河蒸發而來的,假如這座雕像早就存在,為何在古埃及的典籍中沒有提及呢? [編輯本段]景點旅遊提示   門票:從2005年提價為80埃鎊(吉薩金字塔景區門票)。   交通:由市區乘坐出租車到吉薩景區即可,另外埃及博物館後的355路和一些中巴也可到達。   其他旅遊注意事項:陳帥佛認為上午9點半以前, 拍攝獅身人面像的光線最好。

Next